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金沙萨  >> 金沙萨文化 >> aaa >> 正文 >> 正文

全程无尿点,惊悚又真实

来源:金沙萨 时间:2020-7-5

美剧有段时间刮起了纪实惊悚片的风向。

前有HBO出品的大热剧《切尔诺贝利》。

后有趁着这股东风,国家地理频道出品的同样由真人真事改编的六集迷你剧——

《血疫》TheHotZone

《血疫》改编自理查德·普雷斯顿的小说《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如果你还没看过这本书,那么小编有必要提醒一下你,不适合就餐食用。

《血疫:埃博拉的故事》,主要讲一种可怕的病毒——

埃博拉病毒。

它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危险系数比艾滋病和SARS还高一个级别,致死率高达90%。

“这东西的移动速度很快,经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死伤。”

人送外号“丧尸病毒”。

记得年,西非多个国家爆发大规模病毒疫情,几乎摧毁了整个西非医疗体系。

世界卫生组织称,在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共有人被感染,人死亡。

规模前所未见,病毒感染人数每隔三个星期就要翻一倍。

整整一年的时间,死神久久盘踞在这片“恐怖地带”,生机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泪水、绝望、无助。

惊人的传播速度和杀伤力,令世界陷入恐慌。

这并不是它第一次造访这个星球。

自年首次在刚果爆发以来,埃博拉的真实身份就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因为它总是突然出现又渐渐潜伏下来,什么时候再以什么形态再次爆发,谁都无法预料。

年,一家猴舍将一只猴子的样本被寄到美国华盛顿郊区的一间科学实验室,对方希望弄清楚猴子的确切死因。

在实验的过程中,南希上校(朱丽安娜·玛格丽丝饰)逐渐察觉到不寻常。

并且,这种不寻常很有可能是最坏的一种结果:埃博拉病毒。

“我发誓,我这辈子只见过一样东西能造成这样的反应。”

咱们前面说过,埃博拉病毒危险系数比艾滋病和SARS还高,属于最可怕的丝状病毒。

生物安全级别4级,不仅致命,而且无法治愈。

正如本剧开场的一幕。

一位病患大量出虚汗,浑身无力,咽痛,咳嗽,大量出血。

面部出现皮疹,随后还在飞机上出现呕吐等症状。

医院后,医生在抢救过程中不小心接触到了病患的呕吐物,随即感染病毒,并在不久后离开人世。

这种病毒与埃博拉病毒十分相似,自然,埃博拉的危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看南希进入4级实验室的这一套装备。

除了自己的身体可以进入,任何衣服饰品均不得带入。

之后每通过一道门,就要加一层武装,实施一遍消毒,就连袖口那些可能露出的地方都要拿胶带封死。

一滴眼泪也不准流,从头到脚都要扫描一遍。

不准独自进入,至少两两结伴,这样遇到任何紧急情况更容易及时采取行动。

可以说,南希是豁出命在跟埃博拉病毒较量,但对于她的这些操作,周围一片质疑。

同事说她大惊小怪,总是在找惊人的大事件,哪有那么巧,大事件总让你碰上。

在检测的过程中,南希的防护服出现了一处暴露,别看只是一个小口子,病毒很有可能从此侵入。

测验不得不被迫中止,南希不得不马上全身消毒,样本不得不全被销毁。

因为这起“事故”,上级不准南希进入四级区继续检测。

为了调查清楚,南希找来猴舍负责人。

猴舍负责人给她拉来了四只病死的猴子。

检测表明,猴子感染的病毒,就是伊波拉病毒。

就在这时,猴舍的工人出现了发热腹痛的症状,他只是一般的发烧还是感染了病毒?

在研究所准备对他进行检测时,疾控中心的人半路杀出来把这医院。

如果这名工人没有感染伊波拉病毒,岂不是引起了不必要的社会恐慌?

如果这名工人感染了伊波拉病毒,后果不堪设想。

后面的故事就不剧透了,你们自己去看。

本剧有两条时间线,除了南希这一条,还有一条便来到了埃博拉病毒的原籍——

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河旁。

病毒专家卡特(利亚姆·坎宁安饰)在它首次爆发时,就来到了这里。

他的所见所闻,也告诉了我们为何疫情往往爆发在非洲。

当地有着非常落后的医疗条件。

一个针头,竟然可以用一两天。

于是卡特间隔医院。

从之前护士排队给患者打针;

变成了接受过注射的病人,早已横尸。

连护士也不能幸免,倒地时就像被撞倒的血瓶。

再加上当地人欠缺卫生常识,患病后依然和家人扎堆生活。

几乎无人能够从疫情中幸免。

靠着非洲地区居民稀疏,人员流动少。

以及,当地政府军几乎是屠杀了感染的人。

疫情才没有蔓延开去。

然而,今非昔比。

越来越多人,在世界各处游荡。

一架航班,就能将非洲偏远地区的病毒,带到人口茂密的繁华地带。

回望历史上的每次疫情,莫不如是。

年,全球30多个国家爆发了非典疫情。

病毒真正的源头,来自云南一处山洞中的华菊头蝠。

然后感染了病毒的果子狸,被一位广东人当成了野味。

多人,在那个春天患上了非典。

艾滋病毒呢,则可以追溯自非洲部落的一位男子。

后来,金沙萨公路得到铺设。

艾滋病毒就从这条路出发,夺去了至少一千万条人命。

而自年被发现,埃博拉疫情已经爆发了28次。

从徘徊多年的非洲,辗转跑到了欧美诸国。

迄今,人类仍然没有对埃博拉病毒感染有效的治疗手段。

它就像暗夜中的魔鬼。

每次毫无征兆地跳出来带走生命,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疑,它还会有下次,下一次。

我们的准备,是可以一次比一次更充足。

但我们最好提醒自己,把它当做大自然对人类的一种警示。

当原著作者游走在非洲大地时,感触更多的是人类对动物领域的侵占,对环境无止境的破坏。

—END—

片名血疫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http://www.aifeife.com/jsswh/fdsafdsa/4387.html